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香 菱 外流,新手必看

回到家,陈青青先进去,我在楼下等了大约5分钟才回家的。

  回去的时候她已经在里面洗澡,狭小的洗浴间外头放着她的衣服,有些凌乱。

  我站在原地看着,许久后才过去,小心翼翼把这些衣服整理好。

  她也老大不小了,大大咧咧的哪里像个女孩?连我都知道整洁和卫生,她却不同,除了她房间,其余地方她从不爱护,吃什么丢什么,拿什么扔什么,不懂爱惜。

  想到房间,我回头看了眼那个我们睡一起许久的房间,里面早已经没了过去整洁的模样,因为我故意把她房间弄得乱七八糟。

  我忙跑到房间,把我的东西往外面搬,内裤什么的也都从床上拿走狠狠丢到外头。

  大约半小时,陈青青回来了,穿着一贯白色的睡袍,站在外头发出惊讶声。

  “喂,你改姓好了?”她道。

  我忙从床上下来,把被子叠好后再站好,尴尬看着她。

  “说,你有什么阴谋?”她又开口。

  我摇头:“没、没阴谋。

  ”“你会那么好死帮我房间整的那么干净?”陈青青大眼瞪小眼看我,说完还打量了四周,似乎怕有什么东西。

  “现在你要多注意身体,不好的环境对你身心都不好。

  ”我解释。

  她依旧疑惑看着我,然后坐床上:“怎么不见你那些肮脏的东西了?”她问。

  她说的是我内裤,我忙说:“已经被我狠狠丢到外面去了。

  ”陈青青听到这里更来劲了,皱眉看我一直问我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也解释说没有,只是她不相信,还问我是不是在家里的茶水里下药了,让我不要对她有非分之想云云。

  后妈回来陈青青才停止了各种猜想,后妈问我今天过的怎么样,学校有没人欺负我之类的。

  我如实回答,未了,我跟后妈说:“妈,我睡客厅吧。

  ”后妈愣住了,问我是不是青青欺负你威胁你了?是的话我打断她的腿。

  我忙摆手说没有,不知道是不是我表现的太急,太急着帮陈青青解释了,后妈突然皱眉看我,怀疑我一样。

  我又忙跟她说因为自己有打呼噜的坏习惯,最近青青姐因为和我一起睡弄的没办法睡,白天一直打瞌睡,为了青青姐的学习和身体,我觉得我应该出来睡。

  而且我是男的,吃点苦没什么云云。

  后妈听到这里后才释然看着我,赞我是个好孩子,然后她去拿席子什么的,还和我一起把客厅收拾了一番。

  之前丢满东西只能容下一张小餐桌的地方又变得宽敞了点,足够我睡觉。

  “小牛,晚上睡觉的时候看看有没老鼠和蟑螂什么的,有的话也不怕,起身抖几下就好了。

  ”后妈最后叮嘱我道。

  我尴尬回答说好,其实想到晚上睡觉有老鼠和蟑螂爬我身上已经让我头皮发麻了。

  堆积东西多,又潮湿,后妈家确实很多蟑螂什么的。

  这个时候我看了眼正透过门缝看我的陈青青,顿时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也看到我看她了,冷哼一声关了门。

  这一晚我在地上睡过去的,地板很硬所以睡不好,到快天亮才睡着,然后不得不在闹钟声里起来,刷牙洗脸,最后背着书包去读书。

  没有充足的睡眠注定今天我没办法集中精神上课,而且还打瞌睡。

  可是我不能睡,一辈子都没在课堂上睡过觉,现在也不能。

  于是我就在睡觉和不睡觉之间挣扎着,几次就这样坐着闭上了眼,最后不得不张开眼睛让自己保持清醒,实在不行就开始捏自己大腿。

  陈青青似乎发现我的异常,下课后问我怎么了。

  她第一次没喊我喂,也是第一次用较为平和的语气和我说话。

  “没事,就是有点累。

  ”我笑了笑道。

  我突然觉得,没有什么比陈青青更重要的了,哪怕她对我笑都能令我愿意放弃一切。

  陈青青白了我一眼:“活该!”我没有生气,内心更多的是幸福。

  虽然是在骂我,但是我知道她是关心我。

  “青青,嘘。

  ”朱晓丽这个时候过来了,喊了陈青青一声见我也看着她之后她对陈青青招手,示意她过去。

  那模样就像是要说什么小秘密一样。

  女人之间确实有很多小秘密,我是男的,自然也就不去多猜测。

  然后排骨珍也过来,三人又成一伙。

  两个人都到齐,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因为怀疑她们俩人又带坏陈青青,这一天我都在跟踪他们三,不过似乎是我多疑了,今天陈青青没和她们混一起,下课直接往家回。

  我内心松了口气说自己太紧张了,也回家。

  门没关紧,我也就无需开锁直接推门进去,前脚刚踏进去看到一片春色,陈青青居然在脱衣服!我忙退出,身子靠墙壁闭眼不敢再看。

  只是脑海全是刚刚看到的一幕,这让我又鼓足勇气,扭头去看。

  陈青青应该是准备出门,她现在在换衣服,换了套黑色半透明很性感的衣服,还有超级短的裙子,也是黑色的。

  我不明白她这是要干什么,是约会?我内心愤怒,她怎么能和别人约会!不对,应该不是约会,可她打扮成这样不是约会是什么?思绪中我见陈青青已经换好衣服后我忙又下楼,然后再往回走,假装自己刚从学校回家。

  正巧碰到陈青青下楼,她看到我的时候显得很惊讶,然后又被那股冰冷取代。

  “青青姐,你去哪呢?”我假装问道。

  她哼了声:“关你屁事?”说完和我擦肩而过,匆匆走了。

  她走没多远我转身也跟了过去,我跟踪的时候很谨慎,所以她一直没发现我在跟着。

  她和朱晓丽和排骨珍汇合了,看来刚刚我还是想错了,这两个家伙不是省油的灯呀。

  她们俩人也刻意打扮了一番,朱晓丽还化了妆。

  三人有说有笑,路途中陈青青还停下来买了支唇膏,边走边给自己上色。

  陈青青更漂亮了,红焰的唇色很诱人,而且还有着某一种暗示?终于,她们三人进了一间KTV,外头还有两(极品少妇的诱惑)个牛高马大戴墨镜的保安守着,见她们三人来了询问一番后放他们进去了。

  我知道自己进不去,所以我站在外头等,大约10分钟,当我看到有大叔搂着几个明显是学生却穿着性感成熟衣服的女人出来后我瞬间明白陈青青她们做的是什么勾当了。

  我愤怒了,向里面冲去,两名高大壮实的保安拦住我不让我进去,我说我进去找人,他们也不让,于是我死命往里撞,其中一名保安一拳打在我肚子上,把我打趴在地。

  疼痛让我对他们俩人产生更多的恐惧和顾忌,但我还是挣扎起来了。

  陈青青那女人怎么能干这种事?!恰恰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陈青青,被一名脸上坑坑洼洼的胖子抱着蛮腰走出来,她看到我时候原本满脸笑意顿时僵硬了。

  “走!”我走过去扯她的手,把她从胖子的肥爪里解救出来。

  可是陈青青却甩开我的手,冷声道:“你来干吗,我让你管我了吗?”无形的愤怒再一次充斥我的脑袋充斥我整一个人,TMD的她这是自我堕落还是故意来报复我的?她还在骂我,说我是不是吃饱壮胆敢来管他,还说你是老几,轮到你来干涉我的事。

  那中年胖子也过来了,先瞪眼看我,胖胖的手在陈青青肩膀上拍了拍让她别生气。

  说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给我:“小帅哥你这是怎么了?青青是你同学吗?来来,抽根烟。

  ”我看都没看他递过来的烟,而是看着躲在胖子身后的陈青青:“陈青青,你走不走!”胖子见我不理他笑了笑把伸出来的手缩回去,自己点上抽起来。

  “陈小牛你滚!”陈青青吼道。

  我想上前再拉她走,岂料这个时候在抽烟的胖子一只手顶住我胸口不给我靠近她。

  “小帅哥,你也听到了,人家不想和你玩呢,你还是回家吧。

  ”我没理会他,想往旁边走过去,就在这个时候胖子突然一巴掌煽向我。

  我被煽懵了,被煽的位置麻麻的,口腔里有血,脑子也还有点嗡嗡响。

  “TMD!不要给脸不要脸!老子不爽的时候我让你死了家人找你尸体都找不到!”胖子把烟丢地上狠狠对我道。

  胖子脸上有横肉,手臂上有纹身,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角色。

  只可惜我现在才发现这些,所以如今我挨了揍也是活该。

  但是我不后悔,重新抬头,咬牙看着陈青青:“你不回是吧?好!我去找你妈!”说完我假装真的去找后妈,其实我压根就没这样想过,我只是知道这个对陈青青有效。

  我说你跟我走,不然我就告诉妈。

  果然,陈青青听到后果然害怕了,她让我站住,我没站,她语气变得和缓说有事找我商量我也没有听她的。

  然后传来她和胖子争吵的声音,最后那句话我听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钱给回给你!果然,陈青青喊我站住,我没站,她又骂了我几句我也当没听到,然后传来她和胖子争吵的声音,最后那句话我听的一清二楚:你的臭钱给回给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身子颤了颤,陈青青这样做就是为了钱……我想了很多,最终这些都被认定是我的责任。

  “陈青青……”陈青青气冲冲从我身边走过,我喊住她。

  

薛大强看着陈瑶佯装淡定的样子心里冷笑,站起来冰冷的目光看向陈瑶,指着陈瑶说:“你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是谁接的你?”虽然陈瑶早就想到薛大强会如此质问,可当薛大强真的问出来的时候,陈瑶的心底还是一阵阵的伤心。

  “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当了婊子就不要再想着立牌坊,既然敢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我说说又何妨?”薛大强的话说的绝情,陈瑶的眼泪哗的一下就下来了。

  “薛大强,你胡说什么?今天早上的确是我们老板来接我的,可那也是因为工作呀,你的想法可真龌龊。

  ”陈瑶红着眼睛怒目圆瞪,一腔怒火没处发泄,整张脸都变得苍白一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是被薛大强给气到了。

  “啪!”一个耳光下来,陈瑶的半张脸都红了。

  “陈瑶,我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做,我薛大强哪一点对你不好,你居然敢给我死去的儿子戴绿帽!”陈瑶的半张脸都疼的有些麻木了,耳朵嗡嗡嗡的响个不停,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面目有些狰狞的男人。

  “既然你不愿意相信,那我们断绝关系好了!”陈瑶冲着薛大强咆哮了一句,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后面传来了薛大强的喊叫声。

  蹲在无人的角落里哭了一番之后,陈瑶才发现自己没地方可去。

  过了一会,拿出手机,她拨通了闺蜜楚月月的电话。

  “大美女,今天怎么有空联系我了?不在家陪你们家大帅哥了?”电话里,楚月月一如既往的调笑着陈瑶,若是平时的话,陈瑶也不会在乎,可刚刚跟薛大强大吵了一架,甚至薛大强还动了手,陈瑶就觉得无比委屈。

  “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告诉我,老娘这就给你报仇来。

  ”楚月月听到了陈瑶低声的啜泣声,便意识到了不对,变得焦急起来,急忙问陈瑶在哪里……陈瑶一边哭一边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楚月月,等到说完的时候,楚月月已经急匆匆的赶来了。

  “薛大强那个老王八蛋,居然敢这么怀疑你,走,你跟我走,回头就跟那老小子断绝关系,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对你。

  ”楚月月将陈瑶带到了她的家里,一边帮陈瑶用冰块敷着脸上的淤青,一边安慰着陈瑶。

  当年陈瑶跟薛大强在一起的时候楚月月也不同意,可无奈陈瑶太坚持了,现在出了问题,楚月月自然劝陈瑶马上跟薛大强断绝关系。

  “就凭你的长相跟身材,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凭什么就一定要挂在薛大强死鬼儿子这颗歪脖子树上等死?”正在楚月月如此劝说的时候,门铃响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才还说薛大强的儿子那颗歪脖子树呢,那颗歪脖子树就来了。

  “你来干什么,马上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楚月月根本就不让薛大强进门,冲着薛大强一边喊一边就要关门。

  可薛大强似乎有先见之明似的,直接从门口挤了进来,朝着陈瑶走了过来。

  “瑶瑶,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我也是一时冲动,因为太在乎你才这么想的,以后我保证,我再也不怀疑你了!”薛大强只剩下这个儿媳了,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手呢,自从有了这个儿媳,可是有很多人羡慕妒忌呢,他很享受这种荣耀,所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陈瑶就这么跟他断绝关系的。

  “你走吧,我不会跟你回去了!”陈瑶也是伤透了心,变得很决绝。

  可就在这个时候,扑通一声,薛大强居然直接跪在了陈瑶的面前,一双拳头使劲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眼泪流的跟河水似的。

  “哼,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陈瑶,你可不要被他的表演给欺骗了!”相处一场,陈瑶看到薛大强这个样子,顿时就心软了,现在听到楚月月的提醒,又再次冷静了下来。

  “你走吧,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回去的!”薛大强将陈瑶的表情看在眼里,对楚月月都已经恨得咬牙切齿了。

  “瑶瑶,你就原谅爸这一次吧,你要是不跟我回去,我就算是跪死在这里都不会离开的,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薛大强继续表演,他太了解陈瑶了,陈瑶容易心软,这种苦肉计最适合不过了。

  果然,跪了不到一个小时,陈瑶就忍不住了,答应薛大强跟着他一起回去。

  薛大强自然是千恩万谢,不管陈瑶提出任何条件,都无条件答应。

  “陈瑶,你真的要回去吗?”楚月月皱着眉看向陈瑶,她怎么都觉得薛大强的表现有表演的成分。

  “嗯,毕竟是我老公的父亲,我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楚月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行,赶紧滚吧,希望你不会后悔!”陈瑶知道楚月月刀子嘴豆腐心,也就没有介意,跟着薛大强一起回到了家里。

  这一晚上,陈瑶面对薛大强的甜言蜜语从来都没有抵抗力,觉得过去了就过去了,亲情之间哪来的隔夜仇……为了给陈瑶赔罪,薛大强索性向公司请了假,扔下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一心一意的照顾陈瑶。

  这一天,正当陈瑶陪着薛大强逛街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陈小姐,还真是巧呀!”一道妩媚的身影加上略带妖娆的声音,陈瑶就算是想要躲避都没有时间了。

  这个女人陈瑶很熟悉,那次去度假山庄泡温泉的时候来勾引刘丰,最后被刘丰打脸,本来俩人就暗中较劲,却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遇到了。

  尤其是当看到她的目光在薛大强的脸上停留了那么一下之后,陈瑶的心下意识的就哆嗦起来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袭来。

  “瑶瑶,你怎么了,你认识她?”薛大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萧然暴露的胸口,怎么都不愿意挪开,被萧然自带的那种风情给吸引了。

  “是呀,我跟陈小姐可是好朋友呢,这位先生是李小姐的公公吗?那还是真是幸会呢。

  ”说话间,萧然伸出白嫩的小手便要跟薛大强握手,薛大强更是欣喜若狂,根本就没有听懂萧然话里话外的意思。

  陈瑶变得紧张了起来,萧然撞见了她跟刘丰在一起的场景,薛大强爱吃醋,要是知道了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她慌乱中急忙上前,有些紧张的对薛大强说:“爸,您先去那边坐坐,我跟朋友聊会儿天!”薛大强也没有多想,还冲着萧然客气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朝着那边的沙发走了过去。

  “你究竟要干什么?”陈瑶的目光有些冷,同时也伴随着紧张。

  “陈小姐不必紧张,我只是有一小小小的忙需要李小姐帮我一下。

  ”萧然媚眼如丝,在跟陈瑶说话的同时,还朝着坐在一边的薛大强看了一眼,那笑更是晃得薛大强眼睛都花了。

  “什么事情?”(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陈瑶也不吃惊,萧然这个时候站出来,并且没有第一时间揭穿她,肯定是有目的的,只是目的究竟是什么,陈瑶有些不确定。

  “陈小姐能不能回去跟刘总说一下,让我也去刘总的公司上班?”陈瑶吃惊地看着萧然,就她这身狐狸精的打扮,想要去公司上班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是没有本事,很多老板也愿意将她请去当花瓶。

  可她却用这种方式想要进刘丰的公司。

  一种奇怪的感觉蔓延出来,似乎上次的度假山庄这个女人的出现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萧小姐费尽心思的,就是想要进公司上班?你究竟什么目的?”陈瑶冷静下来后,越想越是觉得这件事不对劲,于是便问了起来。

  “陈小姐,希望你明白一个道理,聪明的女人往往知道的越少越好,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好了,要不然,后果,你懂得……”似乎为了让陈瑶惊醒,她又朝着坐在一边的薛大强看了一眼,甚至还冲着或薛大强挥了挥手,惹得薛大强又是一阵的心猿意马。

  “公司有严格的招聘规定,我并不负责这一块儿,萧小姐还真是高看我了。

  ”陈瑶想要拒绝,顺便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哈哈,李小姐,我只是来通知你的,并不是听你抱怨的,至于你们公司的规定我不管,我要求的事情你必须做到,要不然,你心里清楚!”萧然的眸光闪烁,露出警告的光芒,让陈瑶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想到要是拒绝萧然的后果,陈瑶便索性收起了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答应了萧然。

  看着萧然离开,薛大强盯着萧然的背影有些不舍,走过来有些奇怪的问:“瑶瑶,刚才那位美女你们什么关系呢?”薛大强对于这个陌生妩媚的美女,有了浓浓的兴趣。

  尤其那流露出来的风情,早就让薛大强的魂都丢了。

  “普通朋友,其实也不是很熟,就是遇到了就说了两句话!”陈瑶心里有事,自然没有看出薛大强眼里的兴趣。

  因为萧然的突然出现,陈瑶便也没有兴趣再逛下去了,索性给薛大强的衣服都买好了,俩人就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上班,刚到公司,陈瑶接到了一个电话,当听到电话那头萧然的声音之后,陈瑶便知道自己的侥幸想法已经破碎了。

  公司有专门负招聘的人事部,而且也有着完善的招聘流程,从员工投递简历到通知面试,都是一个严谨的过程。

  当然,万事无绝对,现在陈瑶凭借董事长助理的身份,想要走走关系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人事部的那个胖经理让陈瑶有些反感,轻易不愿意去找他。

  可今天,陈瑶却不得不去找一下人事部的那个经理了。

  刚进门,人事部经理就坐在沙发上看视屏,电脑里传来了轻微的声音,一开始陈瑶还没有注意听,但很快,陈瑶就听到了若影若现的声音,顿时便红了脸。

  在上班的时间看这种东西,陈瑶有些没有想到。

  “是陈小姐呀,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出来了,赶紧坐,为给你倒水!”胖经理在看到陈瑶进来的时候眼睛就挪不开了,尤其是盯陈瑶宽大的领口上面,更是让她有些反感。

  陈瑶的眉头皱了一下,想到接下来她有事要求人家,便压下了心底的不适,坐在了沙发上。

  胖经理平时跟应聘人员打交道多了,对于揣摩人心思有着一套,一眼就看出了陈瑶的脸上带着为难,顿时就更加高兴了。

  将手里的水递给了陈瑶,就在陈瑶伸手接水的时候,胖经理突然就松开了手,然后,杯子里的水就倒在了陈瑶的裙子上……“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帮你擦擦!”说话间,也不管陈瑶愿不愿意,一双肥胖的手掌便伸了过来,落在了陈瑶白嫩的大腿上,肉呼呼的脸上笑得猥琐,一双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变得更小了。

  陈瑶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个男人占了便宜,感受到陈瑶娇嫩的肌肤,那个男人心里一阵荡漾,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不用,我自己来!”陈瑶大羞,反应过来后急忙往另外一边躲了一下,从桌子上撕下纸巾开始擦拭起来,心里有些侥幸,幸亏水不是很热,要不然这薄薄的衣料指定被烫伤。

  

“二蛋,不用了。

  ”赵前进赶紧拒绝了,他知道用水泵要花钱,而且他家的地还比较多。

  虽然赵前进是村长有点工资,但是他是个仔细人,不愿意花钱。

  “前进叔,你家这么多地,要是全靠人力挑水浇,那得多长时间啊,这大热天的,地里的庄稼可不等人啊。

  用我这水泵浇地,也就半个小时的事。

  ”“那你这水泵多少钱一小时啊?”李二蛋说道没错。

  庄稼不等人。

  看着已经有些打蔫的麦子,赵前进有点心动了,于是询问道。

  “啥钱不钱的,只要前进叔一句话的事,我一会儿就帮你把地浇了。

  ”李二蛋拍着胸脯道。

  见赵前进还想说什么,李二蛋赶紧拉着他的胳膊说道:“前进叔,你跟我就别客气了,这次的补助款还是你让吴会计发给我的,我怎么能要你钱呢?”一听李二蛋的话,赵前进心里挺高兴,香草村的人谁不知道这李二蛋整天的游手好闲,不过这小子今天的表现,倒是让赵前进心里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

  “二蛋,那就谢谢你了。

  有时间去我那坐坐,咱爷俩喝两杯。

  ”李二蛋也赶紧答应,心里都乐开了花,去赵前进家吃饭,不就可以和赵婷婷一桌吃饭了吗?客气了一下,李二蛋就开始帮赵前进家的地里浇水,而赵前进去给地里除草了。

  等到李二蛋把地都快浇完的时候,一抬头,刚好远处出现了一道靓丽婀娜的身影。

  是赵婷婷骑着一个女式自行车向这边过来了。

  一看到赵婷婷,李二蛋心里是又高兴,又有点害怕。

  上次他在赵婷婷家占她便宜的事李二蛋可没忘。

  一会儿赵婷婷要是把那件事在大家面前一抖楼,那可就糟了。

  赵前进作为村长,是绝对不可能把自己的宝贝闺女嫁给一个臭流氓的。

  “婷婷,来找前进叔啊?”李二蛋虽然心里忐忑,但此刻也只好硬着头皮主动上前打了声招呼。

  但让李二蛋意外的是,赵婷婷把自行车停好之后,就像没看见李二蛋似的,从李二蛋身边走了过去。

  直接把李二蛋当成了空气。

  弄的李二蛋尴尬的够呛。

  “闺女,你咋来了?”赵前进赶紧放下手里的锄头说道。

  “爹,我娘说浇地太累了,怕你渴让我给你送水壶来了。

  ”说着,赵婷婷把手里的水壶递给了赵前进,然后拿着毛巾给赵前进擦额头上的汗。

  虽然赵婷婷一直没搭理李二蛋,但是她也并没有跟赵前进说起那件事,这倒让李二蛋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其实被李二蛋占了便宜,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赵婷婷也不想弄的全村人都知道。

  所以就没说。

  “闺女,刚才人家二蛋跟你说话,你怎么不理人家,你们咋说也是同学,这样多不好。

  ”李二蛋刚才帮着赵前进浇地,又忙前忙后的出了不少力,赵前进的心里觉得欠着李二蛋的人情。

  看见赵前进向着自己说话,李二蛋也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前进叔,这事也不怪婷婷,她肯定是着急给你送水,没顾上和我说话。

  是吧婷婷?”李二蛋讨好的对着赵婷婷笑了笑说道。

  可是赵婷婷并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不是爹说你,你看看人家二蛋多懂事,还替你说话呢!你还不给人家赔个不是?”赵前进继续说道。

  “爹……你怎么总帮着别人说话?”赵婷婷显然有点不情愿,赌气的一甩手扭过身去。

  却刚好看到了李二蛋那张笑嘻嘻欠揍的脸。

  想起之前的事来,赵婷婷狠狠的瞪了李二蛋一眼,娇俏的小脸上气的红一阵白一阵的。

  “赵婷婷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脾气臭了点,不过等我把她娶过了门……嘿嘿!”李二蛋在心里嘀咕道。

  “你这闺女咋不听话呢?我让你给二蛋道歉。

  ”当着这么多乡亲的面,赵前进显然有些不太高兴了。

  看着赵婷婷又气又急,左右为难的样子,李二蛋心里就嘿嘿一笑,他当然不可能真的让赵婷婷道歉。

  于是瞅准了机会说道:“前进叔,不用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赵婷婷看着李二蛋那副装老好人的样子就来气,“死李二蛋,你还挺能装。

  ”“爹,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回去了。

  我娘让你也早点回家吃饭。

  ”赵婷婷依然是无视李二蛋的存在,说完就推着自行车准备离开。

  一见赵婷婷要走,李二蛋也有点着急。

  可是又没什么借口可以把她留下。

  这时赵前进说话了:“闺女,你要是回去的话也行,正好骑车把二蛋也送家去。

  ”“爹,他那么沉,我能驮动他吗?”赵婷婷一噘嘴,有些不太乐意。

  “我不沉,能驮动,实在不行我还可以驮你。

  ”还没等赵前进说话,李二蛋就够着够着的说道。

  骑着一辆车回去,指不定路上会摩擦出点什么火花呢,李二蛋可不想放弃这个绝佳机会。

  “那就这么定了,闺女你先驮着二蛋走吧,我晚点自己回去。

  ”赵婷婷毕竟是个孝顺的姑娘,虽然她不明白老爹赵前进为啥突然对李二蛋这么好,但是见赵前进态度坚决,她也就只好点头同意了。

  “一定是李二蛋这臭小子给爹使了什么道,这坏蛋,一会儿我专门骑石子路,颠死你个小色鬼。

  最好把你裤裆里那两鸟蛋颠碎了,以后你对我也就死心了!”赵婷婷心里打定主意就去推自行车。

  “婷婷,要是你驮不动我的话,我驮你也行。

  ”“用不着。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完,就蹬起自行车,李二蛋赶紧坐在后座上,两人顺着麦田地头的泥土路向村里骑去。

  赵婷婷身上散发出的香气,随风飘进了李二蛋的鼻子里,让他一阵陶醉。

  “呸,不害臊,一个大小伙子,好意思让我一个姑娘驮着?脸咋那么大呢?”前面的赵婷婷冷嘲热讽的说道。

  “我说驮你,你也不用啊。

  ”“你也好意思,趁现在没人,赶紧给我滚下去。

  昨天你占我便宜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那可不行,是前进叔让你驮我的。

  你要是不把我带到家,我明天就告诉前进叔去。

  ”李二蛋屁溜溜的说着。

  赵婷婷在他眼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稀罕。

  所以李二蛋就喜欢故意气她逗她。

  “行,那你坐吧,一会儿要是把你那条小腿和两个鸟蛋都摔碎了可别怪我。

  ”赵婷婷气呼呼的说道。

  大长腿猛蹬了几下车子。

  其实赵婷婷现在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正准备一会儿找机会惩治一下李二蛋呢。

  等自行车骑出了麦田,四下无人,李二蛋的眼睛就开始有点贼兮兮的了,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赵婷婷那柳条般的小蛮腰上。

  赵婷婷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小衬衫,本来就有点短,蹬车子的时候她身子还往前一探一探的使劲,衣服也跟着往上窜。

  整个白皙剔透的小蛮腰就全暴露给了身后的李二蛋。

  赵婷婷这丫头的小腰怎么长的?平坦的没有一点多余的肉。

  一使劲,腰和屁股之间,还有两个性感的腰窝。

  而且腰细还不算,屁股还大,典型的水蛇腰,以后肯定能生儿子。

  这要是躺在炕上搂起来内个,肯定老得劲了吧?看着赵婷婷腰间的一片白皙,李二蛋的心就直痒痒。

  不由想入非非。

  以后要是把赵婷婷娶过门,天天晚上就枕着这小蛮腰睡觉,还不得美死啊?李二蛋想着,嘴里的哈喇子顿时流出来。

  刚好这时候赵婷婷一弯腰。

  李二蛋吓得顿时吸了口凉气,糟了,这下赵婷婷还不得发飙啊?“李二蛋你个臭流氓,你刚才往我身上整什么了?”果然,李二蛋正想着呢,赵婷婷就像触电似的一激灵,似乎感觉到什么。

  她突然神色一动,像猜到了什么似的。

  愤怒的将自行车停住。

  然后跳下来吼道:“李二蛋,你个大变态,看人家长的漂亮,居然偷偷在我后面……,还把那……那种东西……弄在……你恶不恶心啊?”赵婷婷此刻已经气疯了,抬起脚就奔李二蛋踢过来。

  “婷婷,你误会了!刚才是天太热,汗水滴下来了。

  你该不会是想成男人那东西了吧?婷婷,你这想象力也够丰富的啊。

  ”李二蛋赶紧一躲。

  然后信口胡说着。

  “你……”赵婷婷气的语塞。

  “我怎么说也是咱香草村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在你后面干那么龌龊的事呢?”一看李二蛋裤子整整齐齐的,应该是没撒谎。

  赵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对我有什么企图,我发誓绝对会打断你,让你做太监。

  ”扔下一句狠话,赵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车,李二蛋则又死皮赖脸的坐上了后座。

  对于李二蛋这样的无赖,赵婷婷也是有点无语了。

  无奈老爹让她送李二蛋回家,赵婷婷也只好忍着气,继续驮着李二蛋往回骑。

  “婷婷,跟你商量个事呗,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时候,别一口一个臭流氓的行不?让村里人听见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给弄了呢。

  ”“呸!李二蛋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就凭你还想弄我??做梦吧!说出去村里都没人信。

  ”赵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说道。

  这时,赵婷婷蹬着自行车一拐弯,进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个穷村子,也没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机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垫,平时步行还好,要是骑着自行车,好人都能颠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个臭流氓,看我一会儿怎么把你颠成软脚鸡。

  看你还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着,赵婷婷故意专挑坑洼不平的路骑。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这骑的什么路啊……”赵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没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惨了,坐在铁架上,屁股都快颠成八瓣了。

  这下可把前面的赵婷婷乐坏了,她憋着笑,心里总算舒坦了一点。

  “我说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骑吗?这么颠,你自己不(啊啊……)难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颠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来的声音,赵婷婷实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声音像银铃般清脆。

  “该,活该,让你整天想着占我便宜。

  哼!”赵婷婷刚说完,突然惊呼了一声。

  自行车的前轮一下压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赵婷婷差点没扶好车把。

  连自行车都差点颠飞起来。

  车后座上的李二蛋实在找不到东西抓,只能一下子紧紧的搂住了前面赵婷婷的小蛮腰。

  否则他就飞出去了。

  “好软!”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232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293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136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4922.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39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134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561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4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