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youpron,新手必看

10.小男鬼双手掩面,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莫白一进门时就看见这只鬼奇怪的动作,皱眉问了一句:「又在发什麽疯?」小男鬼五指张开,从指缝瞄了他一眼,很是哀伤的说:「是疯了……这世界疯了……小毕毕也发疯了啊~~」话音方落,温可就从毕安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衣衫是整齐的,不过他面色潮红,丢给小男鬼一句「去照顾他」就跑回自己的房间里了。

  莫白在他身後喊了一声「你的早餐」,他也来不及答,一股脑儿的钻进房再也不出来。

  莫白一脸莫名其妙,只得自己把早餐给解决後进去看毕安。

  「……怎麽这个样子?」毕安也是一脸通红、呼吸急促的模样,莫白一开始以为他是生病了,不过对照一下温可先前的神情举动,他猜到了原因……「他该不会还有发情期吧?」小男鬼一言难尽,只能给毕安擦擦汗,还得忍受他似有若无的呻吟。

  莫白则用一种非常感兴趣的眼神盯着他猛瞧,揪揪小男鬼的耳朵,「他有相好的吧?」「他相好的是别人相好的。

  」小男鬼答。

  喔,三角恋吗?「那个别人又是谁?」「一个你应该不知道的人。

  」或是说「他」根本不是人。

  「那个相好的现在不在?」「你在说哪个相好?」「你在跟我玩绕口令吗?不想活了?」「我早就死了,有种你就让我再死一次。

  」莫白默默的拿出狗血符,一掌贴上小男鬼。

  「那就再死一次吧。

  」小男鬼尖叫一声,浑身发抖动弹不得,最後软得跟条蚯蚓似的倒在地上。

  「死相!你害人家全身酥软了~」莫白非常惊讶的瞪着它,「你不怕狗血符?」「人家是纯男之体,处的,洁白的,你的狗血符只伤恶鬼呀~」莫白狠狠的拧起眉头,小男鬼的话一句都不真,他自然不可能相信。

  不过这事务所里卧虎藏龙,它都可以在大白天理所当然抬头挺胸的出没了,区区一张狗血符或许真的奈何不了它──这只连自己都不知道怎麽死也不知道名字的鬼,功力到底有多深厚?「……毕安的相好到底在哪里?你再拖下去,他会发生什麽事我不知道。

  」男人有需求时都是靠自己,不过毕安那种情况看起来很不一般,绝对不是普通男人所要的需求。

  小男鬼两手一摊,很是无奈。

  「刚刚跑掉了啊。

  」是温可?莫白一愣,没想到毕安喜欢的人是温可?不过温可的相好又是谁?他不禁想起在红砖鬼宅中,那个俊美到邪恶的男人,能力高强又温柔体贴,那该不会就是温可的相好?「现在他这样,晚上就只能由我和温可去了。

  你去不去?」小男鬼露出欲语还羞的表情,「我怕我留下来会遭遇不测……」「……」「所以人家还是跟你们去好了~」「毕安怎麽办?」「讨厌!最多变成跟人家同类而已嘛~」他人的痛苦就是本人的快乐,何况小男鬼是一只鬼,他的快乐永远建筑在其他人类、禽兽类、不死生物类的痛苦上。

  因此虚弱的毕安没有引起它的同情心──它死了,心都不跳了,哪来同情心?晚上十一点四十四分,温可和莫白抵达喷水池。

  依莫白的说法,喷水池的哭声越晚越清晰,所以他们打算埋伏在附近,等过了十二点再行动。

  因为要下水,所以温可带了一套替换的衣物,小男鬼很乖巧的帮他提着。

  不过看它一路上都把头伸长探进纸袋里,温可就觉得让它帮忙是个馊主意──它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诚心诚意的都不是帮忙而已,而是在肖想他衣服上的味道!「啊~~这就是小可可的味道啊~」小男鬼一脸陶醉。

  温可抢过自己的衣服,骂了一句:「变态。

  」小男鬼不甘心的去抢,无奈身板小构不到,只得理直气壮地说:「我从人变成鬼,当然变态了。

  」温可给它的回答是一个巴掌,让它就此趴地去。

  到了後半夜,果真渐渐有哭声传了出来,温可凝神细听,还真的是从喷水池的方向传来的。

  他看了看周围,都没有人,不禁有点犹豫,莫白在他後面推了推他,示意他快点出去。

  温可没办法,他不是毕安,仍是有些害怕的。

  人在面对未知的事物,想像力总是会无限发挥,将自己吓个半死。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但也有人的习性,总是会惶恐的。

  莫白将他半推半就的拉到水池边,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更明显了。

  不过这听来不像那种红衣厉鬼凄厉的哭叫,倒是有些像小孩子玩具被抢不甘的哭声……声音的年纪听来不大,或许才十几岁出头,暂时听不出男声还是女声。

  但是这半夜会哭的水池也已经让人思考不了那麽多,温可脱下上衣,就跳进水池里。

  水有点冷,逼得他硬生生打了个冷颤。

  照着莫白的指示,他缓缓的向水池中央走去……这池子真的很奇怪,有的地方水深才脚踝,有的超过膝盖,等快到正中央时,水位居然已经到了温可的下巴了!温可回头看了眼莫白,见小男鬼也噗通一声跳下水後,他鼓起勇气、吸了一大口气潜了下去──黑!沉重的黑!深手不见五指,温可没想到有路灯的照耀和莫白手上的手电筒灯光,他还是看不见眼前一公尺内的东西!连小男鬼在哪里他都找不到了,只能憋着气,漫无目的的挥舞双手,挣扎着往目的地游去!池心已经超过两公尺深,温可确定自己游了好一段才终於触到底,脚尖顶着一个硬硬的东西,像是砖块,却不能确定。

  正不知所措之际,有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谁?!温可吓得几乎休克。

  下一秒,他感觉到那是一只小小的手,正用力的拽他。

  原来小男鬼已经游到他旁边,想将他引向水底一个凹陷的洞里。

  温可的气已经快不够了,下水两分多钟,他最多就只能憋两分钟的气,现在已经胸闷头昏,快要溺水了!那只手一拽他,他本想甩开上岸换气,可小男鬼力道忽然变大,几秒内已经将他拖向深深的水底!接下来的时间或许只是一瞬间,但温可觉得自己已经熬了三年,彷佛经过长长的时空隧道,走一条永无止尽的路。

  正当他想放弃呼吸时,哗啦一声,他们居然浮出水面!温可大口大口的喘气,伴随着呛咳,他一度以为自己的肺会破掉,等他终於缓和过来,才放了心思打量眼前这个明显是山洞的地方……很贫瘠,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完。

  山洞里光秃秃的什麽也没有,连只蚊子都找不到。

  小男鬼正好奇的趴在洞里唯一一道石台上,不住的打量。

  温可发现到了这里後,那哭声不见了!他有点疑惑,难道他们来错地方?「小可可你快来看!」小男鬼朝他挥手,招他过去,似乎发现了什麽好玩的事。

  温可一过去,发现石台上有块半个人高的木头,不知道是什麽时候被锯掉摆在这儿的,切面上的年轮可以看出这棵树原本的年纪是用眼力数也数不透的,密密麻麻的就像千层派。

  而且切面上还长了几颗小香菇,紫色带斑点,一看就有剧毒。

  小男鬼正要用手去拨弄,想不到木头里居然发出声音──「不要碰!」温可和小男鬼都是吓了一大跳,差点从石台上滚下去。

  「妈呀!你是什麽鬼?」小男鬼推了推木头,不会动,不过那哭泣又如怨如诉的响起了……「呜呜呜……你们这些坏人……」坏人?一块木头会说话很稀奇,而且它似乎也没什麽攻击性,温可忍不住摸摸它的表皮……「呀!你干什麽?不要乱碰我!」木头又说了,不过那语气怎麽听起来带着一点羞涩?「喂,先回答我啊,你是什麽鬼?」小男鬼很不满,虽然它身板小,但存在感也不是如此轻易忽略的。

  「我不是鬼,你才是。

  」「你不是鬼?那怎麽会在木头里?」「我本来就是木头,以前是一棵千年木,後来不小心被雷劈了受了伤,又被人锯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木头的声音脆脆的,很难想像它居然活了一千多年了……「你这个老灰啊还装正太,不要脸!」小男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为什麽你又在这里哭?」这提起了木头的伤心事,只听得它又抽抽咽咽起来:「我出不去啊!从我醒来後就出不去了……身体变成这样也不能走路,我好空虚好害怕好寂寞喔……」人家是空虚寂寞觉得冷,你是空虚寂寞觉得怕?小男鬼很白痴的想。

  温可觉得它单纯,也没有害人之心,不禁问:「你不能走,出去後还能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出去,因为这里太黑了,完全没有阳光,看不到太阳终有一天我会死的!」好吧,植物的确是需要行光合作用,跟某只「见不到光」会死的鬼相比而言,这木头还是正常许多。

  温可想了想,提出要带它出去。

  它很惊喜的问:「真的吗?你真是个好人!以後一定会有好报的!」好报?温可瞄了一眼绕着木头打转在研究表面纹路的鬼,他觉得整天跟鬼魂和妖怪在一起,可能下地狱的机会多一些。

  因为他无法忍受它们专程从地狱爬上来向他招手说:来陪我……「可是我们怎麽带你出去?要游泳耶!你没手没脚怎麽游?」小男鬼问。

  木头说:「我不怕弄湿,只要把我背上,水的浮力会托起我们。

  」「这倒好办。

  」温可点头,而且这样也会节省很多他们游的时间。

  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绕了木头一圈仍是有些不够。

  温可看了眼小男鬼,它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说:「包在我身上。

  」然後双手往前一张,十爪尖利的指甲顿时快速增长,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用尖指甲将衣服划成一条一条的布条,还自得意满的说:「这样就够了,多出来的算送你的。

  」温可看了眼自己残破不堪的上衣,皮笑肉不笑的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将布条接长,终於把木头背上。

  温可让小男鬼去背──那木头看起来就重的要死,当然要找一个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去背。

  接下来,再次入了水後,小男鬼带着温可往回游,果然这次较不费力的浮上了水面,前後大概也就一分多钟。

  但是等他们出来後,等在外头的莫白居然已经悠哉的吃起「真不饱饭团」?!小男鬼不平了,「为什麽我没有?!」莫白瞄了一眼,「已经不知道肚子饿的鬼没资格吃。

  」「鬼也

对小玉而言,爱跟物理性攻击好象是同等意义。

  怀孕教室里临产憋着啊?那多可惜啊,明明这么可爱……何剑飞似乎有些失落。

  我说小鬼,你以为自己跳下去就能吸引别人的注意吗?比如老爸老妈之类的。

  文乃把哥哥嘴上的胶布撕了下来。

  合家欢小说在线第三周也如期而至,没有什么变化。

  但阻止她,也不太好(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她一看就是那种闲下来会发慌的那类人。

  刚进家门,林宇就让叶真乖乖坐好,他给她冲了了一杯蜂蜜水,尽管她脸上已不如在酒店那时泛红晕,但是看得出来,她精神很不好,时不时还会揉太阳穴。

  好的,我们要不要先离开这里。

  怀孕教室里临产憋着孙小琳娇笑道,她故意以开玩笑的方式来减少哥哥的伤痛。

  风纪咖啡厅,就是最好的渠道不是吗?恒嘴角微微上扬,摆出几张枪械照片风纪咖啡厅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在经过班主任允许下成立了个武器部负责武器买卖,大多数都是安全的自卫道具,但还是有些不合法规的武器也流通到市场,而在这些武器中就包括你所说的「大杀伤性武器」,被告人零时在案发当日曾去过风纪咖啡厅,被视作去买作案工具也合情合理吧?寒璃同学,而且资金方面上....不是还有众神币吗?开学了事情多俞浩然和左超在一旁一脸傻眼的看着荣小健把平时品行优良的学生会副会长拉入了他们游戏的队伍。

  怀孕教室里临产憋着因为我实在太期待晚上的一对一补习了。

  闹了一天也确实累了,叶子陵惦记着第二日的日出,简单洗漱一下,定好闹钟和衣睡了。

  走了一圈,结果他们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云轻扬看展飞累了,赶紧让他休息一下。

  于是我听取了爱莲的话开始念动咒语:守护在我心里的钥匙啊,去解开那封印的锁,Lolipower,makeup!我自然不会在意这句话,而是下一句话。

  安闲闲的夸赞让欧阳静一脸骄傲,脸差点翻上天,也不看和谁一起的。

  林宛白收好了钥匙就转身去拿日用品,拿完之后就径直的往宿舍楼走去,完全不知道众人正在热火朝天的议论着她。

  ......我没有和她对视,转头望向窗外,外面已经黑成一片。

  合家欢小说在线七圣也渐渐的回过神来,穿上了自己脱下的校服那么……她动了动嘴唇。

  怀孕教室里临产憋着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走在操场的塑胶跑道上,感到他一直在跟着自己,心里特别急。

  家啊?家里今天、刚好,没人呜,这么说……只有两个人呜哇!你想说什么?薛沐风依旧不正面回答莫西的话,反而是问莫西,试图让莫西自己主动说出些什么。

  萧清涵倒是满不在意,那也要等我有了女朋友再说,她要是嫌你碍事你就搬走呗,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还有某某的女朋友是在体校里面当羽毛球选手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255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445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1419.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6337.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610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142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3706.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c.aspx?62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