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ninja hentai,新手必看

“那就好,我就是担心他一哭闹,我们饭都吃得不安生!”吴丽珍说着,举起酒杯,“来,晓慧妹子,我敬你一杯,谢谢你今天帮我按摩。

  ”“哎,丽珍姐,你客气个啥,其实,我都不会。

  ”嫂子也端起了杯子。

  “什么不会,我觉得很有效果啊,我现在腰都没事了。

  来,金水,咱们一起喝一杯!”“好!”我也举起杯子。

  然后,我们三个人都喝了一口,但我并没有咽下去,悄悄吐了。

  其实我想制造一个机会不让我嫂子喝呢,可是转念一想,我嫂子和吴丽珍无冤无仇的不可能下伤害人的药,就没有阻止(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

  这样下来,我也能看到她到底想干什么了。

  见我和我嫂子都喝了酒,吴丽珍笑得很欢,态度更热情了,“来,吃菜。

  金水,我给你夹一块!”“谢谢!”“丽珍姐,你的手艺真不错呢!”嫂子吃了一口菜,说道。

  “嘻嘻,马马虎虎了,我爸是个厨子,我也跟着学了些。

  来,来,继续喝!”我就心里想着,看你吴丽珍要闹什么幺蛾子!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巷子口遇到的张大龙,心里莫名的打了个冷战!开始,我是以为他是要来找吴丽珍干破事,今天吴丽珍家里没人,不正是好机会?但吴丽珍为什么反而留下嫂子吃饭?她又往嫂子的酒杯里下药。

  我感觉不妙了!这个药又是安眠药。

  吴丽珍叫嫂子来她家按摩,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阴谋!我看吴丽珍是要帮张大龙搞我嫂子!只是他们没有料到,我会出现,所以,我的酒杯里也放了安眠药。

  一想到这里,我的后背就开始冒冷汗!MMP,吴丽珍,张大龙这对狗男女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打我嫂子的主意!可现在怎么办呢?嫂子已经喝了酒,我怎么来阻止呢?要是我把事情捅穿了,我这个假瞎子也暴露了啊!装瞎子这段时间,不说偷看嫂子了,这村里能看的女人我都看了,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啊?所以,我不能暴露我自己啊!可是,我又如何救嫂子呢?唉,善良的嫂子啊,真是不知人心险恶啊!我没心情吃饭了,而嫂子的那杯酒已经在吴丽珍的热情之下全喝了!而墨镜后面,当我的眼睛看到院子里的厨房时,眼睛一亮!如果张大龙真要搞我嫂子,我有办法对付了。

  关键就是要需要一个机会!正想着,嫂子突然说道:“丽珍姐,你这酒是多少度啊,我感觉好晕啊,眼皮子都抬不起来了。

  ”显然,安眠药起效果了。

  “看来你还真喝不得酒呢!”吴丽珍笑了笑,“没关系,要是犯困就在我床上躺会了。

  ”然后,她就起身搀扶嫂子,同时看向我。

  我马上说道:“丽珍嫂子,我也晕啊!”“没事儿,没事儿,你们睡一觉就好了,我扶你去床上躺着。

  ”吴丽珍说着,就扶着嫂子去了卧室。

  等她出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把头搁在桌子上了。

  “金水?金水?”她连叫了我两声,又推搡了我几下。

  我自然装着睡过去了。

  “嘻嘻,行了!”透过手指缝,我看她得意的一笑,然后就跑到院门口,拉开门,冲着外面招手!然后,一个身影闪进院子里。

  果然就是张大龙!我心里有些紧张,担心我的计划会失败。

  如果真的那样,就算在村里混不下去了,我也绝不会让嫂子被他祸害!两个人进了堂屋。

  吴丽珍有些担心的说道:“大龙,这金水在这里,是不是有些麻烦?”张大龙说道:“嘿嘿..金水来了更好呀,等我搞了他的嫂子,然后再他脱光了放在她旁边,到时,他们还以为是酒后乱性呢,根本就找不着我啊,哈哈…”“你咋那么坏呢!也就你能想得出来!”吴丽珍吃笑道。

  “哈哈,刚才我还担心到底咋处理干完以后的事,现在这个煞笔金水主动送上门来,可就不要怪我喽!”吴丽珍捂着嘴笑,“这下你的目的达到喽。

  ”“哼,两年前,我看到他嫂子就想搞了,结果,他们那么快回了城,这下终于逮到机会了。

  妈的,我在外面等了这么久,出了一身的汗,我先去洗个澡,你去院门外看着,别让人进来!”“那我的钱?”“放心,事成之后我会给你!”“那好吧,你快点!”吴丽珍说完,就快步出了堂屋,然后消失在院门外。

  而张大龙就去了卫生间洗澡。

  我就是担心张大龙直接搞嫂子,看来这家伙是准备好好享受一下啊,这时候我真恨不得拿把刀把他给剁了!不过现在机会来了!我箭一般的窜出堂屋,飞快的钻进厨房里。

  厨房的灶膛里还有暗火,旁边就是柴火堆。

  我想到的办法就是在厨房里放火!我直接用灶上的火柴就点燃了柴火堆,然后就跑出来,趴在桌子上继续装睡。

  整个过程也就是一分钟左右。

  柴火堆很快就燃了起来,不到二分钟,厨房里就黑烟直冒!MMP,你们想搞我嫂子,我让你们先付出一点代价!此刻的我已经被“下药”迷倒了,不会有人怀疑是我放的火!也就在这个时候,院门被撞开,吴丽珍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

  很显然,她在外面放风,看到了院子里冒出的浓烟。

  “妈呀,失火了!”这个时候,张大龙正从卫生间出来,一看这个状况,表情就不好了。

  “你快走,不然村里的人就要来了!”吴丽珍冲他叫道。

  这个时候,自然救火要紧。

  我看见张大龙脸都气青了。

  他二话没说,赶紧就冲出了院子。

  这时,整个院子都是浓烟!“救火啊,救火啊!”吴丽珍大叫道。

  很快,村民们都来救火了。

  吴丽珍向他们解释,她请我和嫂子吃饭,我们喝碎了,她出门买东西,结果回来发现厨房失火,估计是灶膛子里的火星溅到柴火堆上了。

  我妈听到消息赶了过来,在村民的帮助下,把我和嫂子带回家。

  而事后,我听说,吴丽珍的厨房被烧了个精光。

  MMP,活该!张大龙做初一,那我就要做十五!要是不收拾他,我肯定他还惦记着我嫂子。

  但是,我肯定不能和他明面上斗啊,也斗不过他。

  所以,我只能暗地里对付他。

  他和吴丽珍有奸情,我可以从这个方面下手,把他们的丑事曝光,让他们在村里混不下去!农村人最忌讳的就是搞破鞋,要是让吴丽珍的老公知道老婆偷人,他非宰了这对这狗男女不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自古以来,可是‘不共戴天’。

  除非吴丽珍的老公当王八,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有血性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村东头转悠,实际上是去玉米地蹲守。

  那对狗男女一旦尝了腥,肯定是管不住嘴的。

  他们两家平常都有人在,所以,最方便的地方还是玉米地里,只要动静不大,就算有人从小路上路过,也不会发觉。

  而且,张大龙这个人比较嚣张,就喜欢祸害别人家的女人,享受这种快感,既然如此,那我就在这里等着。

  当然,这是个苦差事,但我只能守株待兔。

  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等到第四天的时候,我终于看到张大龙从小路上来了!他戴着草帽,背着背篓,急匆匆的走过来。

  我赶紧钻进玉米地里,向他家的玉米地靠近。

  没多久,我就听到了前面的动静。

  我悄悄的接近,然后就看到前方十几米的位置,张大龙一边掰玉米,一边把玉米秆放倒。

  几分钟之后,他就开辟出一个空地,然后从背篓里取出一张凉席,铺在了玉米秆上。

  他一屁股坐下,一边擦汗,一边掏出手机。

  此时,我跟他的距离不过五六米远,我是趁他掰玉米的时候,悄悄往前移动了。

  说了几句话之后,他放下手机,又取出一瓶水喝着,然后就躺在凉席上,用衣服遮着脑袋休息。

  我就拿出手机,打开摄影功能看下效果。

  这些天,我玩手机也很麻溜了。

  毕竟是盲人手机,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能看得出来人的样子,这就足够了。

  于是,我耐心的等着。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有动静了。

  张大龙也站了起来。

  很快,一个人出现了。

  果然是吴丽珍!她戴着草帽,穿着连衣裙。

  “嘿嘿,想了吧?”张大龙一把搂住女人,色笑道。

  吴丽珍一把推开他,“想个屁,你还没有赔我的厨房!”“草,我又没搞到林晓慧,赔个屁啊!”张大龙哼了一声。

  “张大龙,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吴丽珍绷着脸:“老娘我冒着风险帮你干破事,厨房被烧了,你还不认帐了?”“嘿嘿,认帐,认帐,我赔你一千块,怎么样?”张大龙嘻皮笑脸的说道,一只手又伸了过去。

  吴丽珍拂开他的手,“不是一千块,是五千块!”“哎,你厨房那些破东西值五千块?”“是你答应要给我五千块的!”吴丽珍瞪了他一眼,“再说,老娘陪你睡觉不要钱?”“你——”“你不给钱是吧,那行,我走!”吴丽珍作势要走。

  张大龙一把拉住她,“行,行,五千块就五千块,待会我给你转支付宝。

  ”“张大龙,你可不要耍赖,要是你不给我,以后咱们就一拍两散!”“放心,我张大龙是什么人!绝不耍赖,不过,你还得帮我把林晓慧搞到手。

  ”“可以,反正她现在又不走,有的是机会,不过,价钱另算!”“行,行!”张大龙贱笑道。

  MMP,张大龙果然还想打我嫂子的主意。

  “那现在我们可以做了吧?”张大龙一把搂住女人。

  

  追忆似水年华,好像在快速翻阅一本关于自己的画册,那个十八岁的自己,哭着笑着闹着,认真过、任性过、甜蜜过;校园教室少年,考卷阳光微风,黑板老师书堆,一幕幕场景恍惚就在眼前,我分明看到一张稚嫩的小圆脸顶着一头短发在欢笑,笑声飘荡在我十八岁的天空,那一年,我高三。

    十八岁的我和我所经历的一切都被丢进回忆的长河里。

  十八岁的容颜被定格在一张张发黄的照片里,那个短发爱笑的懵懂少女;关于十八岁那年我所经历的很多事,却慢慢模糊在了记忆里,只能通过老旧的记事本想起一二。

    还有一些事,是不用记在记事本里也会被深深的刻在你脑海中的;  那一年,我十八岁,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爸爸哭,也是最后一次。

    高中时我就开始住校了,每周五晚上回家,周日下午再返回学校,清晰的记得那是个夏天的周日下午,天空已经慢慢拉上了自己白天的帷幔,我已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学校了。

  毫无征兆的爸妈就吵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勇气,冲着爸爸就吼了起来,具体吼了什么我也忘记了,我只清楚的记得爸爸倒在了地板上,我清楚的看见了爸爸眼角的泪水。

    我恨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铁石心肠,我看着妈妈焦急的跑过去摇爸爸,而我却头也没回的走出家门,坐上了返回学校的车,想起爸爸眼角的泪水,就忍不住抽泣;  次周周日是我18岁的生日,本该周五下课就回家的我,却留在了学校。

  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踏进家门?不知道回到家看见爸爸要说什么?不知道爸爸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回家了,心里五味杂成。

  就在这时,收到了爸爸的短信,到现在我都记得短信的内容——对不起,是爸爸错了!后天是你生日,快回家吧!那一刻,眼泪就像决了堤的河水。

     我永远也忘不了爸爸的泪水,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也是最后一次看见;  那一年,我十八岁,总觉得自己是站在有理树上的人,总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每次被爸妈训的时候就想着自己要永远离开这个家,再也不用听他们唠叨,想象自己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看着他们着急的找,想象着自己永远离开,让他们难过后悔;可能因为恐惧吧,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那一年,我十八岁,却依然不懂事,那一次,我惹哭了妈妈。

    到现在依然记得,那次和妹妹吵架,妈妈也没问来由,就对我一通批评。

  我生气极了,心想反正也没人关心,就狠狠的抓破了自己的脸。

  妈妈看到后一句话都没说,我却看到了她眼里闪动的泪花,之后很多天妈妈都住在舅舅家没有回来。

  后来我看到过妈妈很多次掉眼泪,但是都没有像那次一样刺痛我的心,让我深深感受到自己的自私;  那一年,我十八岁,很多事都已经模糊在了回忆里,但我却清晰的记得爸爸眼角的泪和妈妈眼里闪动的泪花。

  爸爸妈妈请原谅我年少不懂事,或许你们早已忘记了这些事,可是它们却深深刻在了我脑海里。

    对不起,爸爸,我该跑过去扶起您,我该主动和您道歉;对不起,妈妈,我应该更早懂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

  如今,这些道理我都懂了,我不会再像十八岁时那样倔强任性了。

  看着你们慢慢老去的脸,我祈求时光能温柔对待你们,让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孝顺陪伴你们,你们陪我长大,我伴你们变老;   家里人都在劝你去大城市里发展,那里机会多待遇好,在这种观念的熏陶下(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我很听话,努力考上了大学,离开了故土,奔向另一处陌生的土地,这种飞跃的过程很刺激,甚至引以为傲,尤其在面对家乡的人们问起的时候。

  可是当把陌生变得熟悉,新鲜变得寻常,自豪感随之渐淡,便不由自主怀想故土的样子,不是说家乡的变化吸引人,而是融在骨血里的情感与刻在脑子里的记忆。

    我尽力的控制我成为故人的速度,方法就是,在感情无处宣泄,压抑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回家。

  土地就是这么包容,包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人的驱壳和灵魂,迟早会变成其中之一,还有就是,我也会抱愧山河。

    以前总觉得陌生的地方才会让人有安全感,没有熟人之间不顾彼此的算计,和相处时理和行为的挑剔,和陌生人之间只是很平常的擦肩或者相视一笑以表寒暄,认识的人太多反而成了负担,只有家乡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在熟悉中体味到安全感的地方,这里不是所谓的远方,而是最接近初心的地方。

  安全感来自于那里的人的淳朴,不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不趾高气昂,不颐指气使,他们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或者记录,人与人间很容易交心,不太可能有太多交流压力。

    总有一天,我会觉得快节奏的生活让我颠簸的有些恶心,也总有一天我会尝试着逃避,可是到那时再回到故乡时,心里是否依然深感寻常,还是一种作为故人,熟悉与陌生交汇的复杂感,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有些地方你只能呆上一阵子,迟早是会离开,毕竟人生来就是一座孤岛。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a.aspx?630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a.aspx?148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a.aspx?6861.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a.aspx?4814.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a.aspx?735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a.aspx?1220.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a.aspx?5078.html

https://www.designyourownbracelet.top/twa.aspx?6857.html